监督很明确。中国高风险狭义影子银行信托贷款占比超过16%,排名第四 利德曼

股票资讯    来源:承琛网  作者:佚名

12月4日,中国保监会官方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推送中国保监会政策研究局和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课题组在《金融监管研究》发表的《中国影子银行报告》。

事实上,央行近几年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也提到了影子银行,但大多引用了FSB的定义和监测数据。此次发布的报告是中国监管部门首次对影子银行进行系统研究,明确了影子银行的定义、标准和分类。

在《中国影子银行报告》第二部分《中国影子银行的形成与发展》中,课题组给出了国内影子银行的判别标准,并根据标准将中国影子银行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类。

广义影子银行规模为85万亿

根据该报告,广义影子银行是一种基本符合四个既定标准的金融产品和活动。主要包括:银行间特殊目的载体投资、委托贷款、基金信托、信托贷款、银行融资、非股票公募基金、证券业资产管理、保险资产管理、资产证券化、非股权私募基金、点对点借贷P2P机构、金融租赁公司、小额信贷公司提供的贷款、商业保理公司保理、融资担保公司保险业务、非特许机构发行的消费贷款、债务融资计划、地方交易所提供的结构性融资产品。

由于没有无牌照机构发放的消费贷款、本地交易所提供的债务融资计划、结构性融资产品的统计数据,这些产品不计入中国影子银行规模计算。

截至2019年底,中国广义影子银行规模为84.80万亿元,占2019年GDP的86%,相当于同期银行业总资产的29%。

细分来看,排名前五的尺度是:银行理财23.4万亿元;证券业资产管理18.23万亿元;基金托管17.94万亿元;非股票型公募基金13.47万亿元;委托贷款11.44万亿元。

上述“基金信托”的内涵是,基金信托是信托公司的主营业务,属于私人资产管理产品。按投资者人数分为单基金信托和集合基金信托,其中近三分之二由银行等金融机构持有。由于信托具有“跨境”的独特优势,基金信托具有严重的跨金融风险。

此外,信托产品设计灵活,一般具有多层嵌套结构,容易成为投资者增加杠杆、小风险下大力气的工具。风险具有高度传染性,容易隐藏和扩大。

狭义的影子银行规模为39万亿

广义上的影子银行,银行间专用载体投资、银行间理财、银行理财、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点对点借贷中的P2P贷款、非股权私募基金等,特征更加明显,风险更加突出,属于狭义的高风险影子银行范畴。

截至2019年底,狭义影子银行规模为39.14万亿元,占广义影子银行的46.2%,比历史峰值低11.87万亿元。

细分来看,狭义影子银行前五大规模为:11.44万亿元委托贷款;部分银行管理11.41万亿元;同业SPV投资(不含公募和私募基金投资)10.82万亿元;信托贷款7.45万亿元;非股权私募基金4万亿。

嵌套部分消除前,信托贷款规模占狭义影子银行总规模的16.33%,排名第四。

以上数据是影子银行业务三年监管整改的阶段性成果。2017年初以来,监管拉开了影子银行集中整治的帷幕。

与2017年初100.4万亿元的历史峰值相比,2019年底的广义影子规模缩水了近16万亿元。影子银行在GDP中的比重从2016年底的123%下降到2019年底的86%,下降了37个百分点。与2016年底相比,窄影规模减少了11.87万亿元。

具体到分类,主要清理了有渠道、有杠杆、有套料的高风险业务。

银行间理财在2017年初达到6.8万亿元的历史高点,2019年底降至8400亿元。银行间对特殊目的载体的投资从2016年底的23.05万亿元下降到2019年底的15.98万亿元。同期,点对点贷款中的委托贷款和P2P贷款分别从13.2万亿元和0.82万亿元下降到11.44万亿元和0.49万亿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同业拆借中的银行间理财、委托贷款和P2P贷款分别进一步减少至6607亿元、11.22万亿元和0.19万亿元。

与此同时,监管使影子银行的风险水平从分散转向集中,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我们找到了风险基础。

我国影子银行的统计监测体系和认证标准已经初步建立,影子银行的真实规模和业务分布已经明确。通过风险排查、现场检查和监督检查,对标的资产进行了彻底识别,最终风险承担主体基本确定。

二是降低了股票风险,遏制了增量风险。

脱离实际、层层嵌套的跨服务明显减少。2020年上半年,信托金融银行间渠道业务较2017年历史高点减少5.3万亿元。同期,证券业资产管理规模下降45%以上,仅2018年基金子公司渠道产品就下降1.55万亿元。影子银行集中杠杆降低,商业银行自营债券逆回购交易杠杆率从2017年前的40%以上降至30%以下。

到2020年上半年,点对点贷款的P2P机构实际数量已经从高峰期的5000家左右减少到29家,现在已经完全归零。贷款规模和参与人数持续下降,部分高风险机构被精准拆除。

三是抗风险能力提高。

非信贷资产开始计提资本和拨备,计提水平逐年提高。减值准备占资产余额的比例从2017年初的0.62%上升至2019年底的1.93%,减值准备与贷款准备金率的差距为3.46%。影子银行资本占用不足的问题也得到了缓解。表中风险加权资产平均密度从2017年初的52.07%上升到2019年底的56.07%,上升了4个百分点。

研究小组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影子银行是长期积累的,其股票风险相对较高。相当一部分金融机构还存在规模情结,各种隐性担保和“刚性赎回”还没有真正打破,“卖方负责,买方负责”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部分高风险影子银行可能会通过不当创新卷土重来。

但需要注意的是,影子银行不会消失,会与传统金融体系长期共存。不同类型的影子银行的作用和风险水平大相径庭。因此,有必要建立和完善影子银行的持续监管体系。

相关推荐

12月4日,中国保监会官方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推送中国保监会政策研究局和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课题组在《金融监管研究》发表的《中国影子...

友情链接